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

 
 
 

日志

 
 

客家黄酒,浓情人生  

2014-03-05 11:4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百多年前,东坡先生谪岭南而途经粤北。此时入粤之梅关古道梅花花期已过,只余绿树婆娑,一位老翁正在树下煨黄酒,见先生远到而来,便请他喝酒。先生摘青梅而煮酒,遗诗一首《赠岭上梅》:

梅花开尽杂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

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

先生南下后,这雄关驿路上,多少来往客亦求青梅煮酒之境界,然其中之真滋味,已随先生而去。那种境遇下,没有什么比酒更能抒发其心情的了,以至于离开东江后仍对当地的黄酒念念不忘。再贬儋州,先生已白发垂老,过新年还不忘 “典衣剩买河源米,屈指新篘作上元”[1]

酒之于中国文化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怀素的狂草、李白的诗篇均与酒密不可分,酒已经成为中国文化魂的组成部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酒的意义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在东坡先生谪迁路过的粤北和谪居过的粤东是客家人在广东的主要居住区,本地黄酒生产一直作为重要的生活文化元素传承下来,黄酒及其承载的文化已经深入到客家人的血液里,永远也挥发不去,这点在客家人的诗词和山歌叙事中就可见一斑。

明末清初汀州客家名士黎士弘曾作《闽酒曲》来描写当时闽西客地的酒风酒俗:

板桥官柳拂波流,也勾春朝半月游。数尽红衫分队队,赍钱齐上谢公楼。

长枪江米接邻香,冬至先教办压房。灯子才光新月好,传笺镇重唤人尝。

社前宿雨暗荆门,接手东邻隔短垣。直待韩婆风力软,一卮阳鸟各寒温。

新泉短水拍香浮,十斛梨香载扁舟。独让吴儿专价值,编蒲泥印冒苏州。

闲分饮部酒如潮,三合东坡满一蕉。让却登坛银海子,久安中户注风消。

曾酌当垆细埔中,高帘短柳逆糟风。近无人乞双头卖,几户朱牌挂半红。

谁为狡狯试丹砂,却令红娘字酒家。怪得女郎新解事,随心乱插两三花。

清代河源进士江绍仪《赠内》诗中也有“许多奇字从头问,可有家藏斗酒无”。

流行在河源船塘镇的哭嫁歌:

涯阿哥(哩)姊(哩),涯爷生涯又系老弟日(呵),坐在上横哾杯欢喜酒,坐在下横哾杯欢喜茶(啰),眼泪过多酒过浓(啰),眼泪过多茶过碱(啰),涯阿哥(哩)姊(哩)。

我的母亲也会唱山歌,还是远近闻名的“酿酒嫂”,每年冬天都自酿不少黄酒。我还在襁褓中时,母亲就常用食指沾点黄酒涂在我唇边,让我伸出舌头舔尝。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而是几乎每一个客家人的幼儿记忆。

黄酒对于母亲这样的客家妇女而言也有着重要的意义,酿酒技艺的高低往往会成为女性重要的评价标准。不但是因为黄酒生产过程所需要的细心细致,也缘于黄酒在家庭生活中的特殊用途与意义。

家里的女人们通常在孩子出生前就酿好了黄酒。待孩子出生后七天、十二天便请客人喝朝酒。生个男孩就在酒中放入姜条,客人一看不用向主人问询便道“弄璋之喜”;而生个女孩则放入姜片,客人则向主人贺“弄瓦之喜”[2]。也有人家将准备的一部分酒窖藏起来,生男孩的谓之“状元红”,备之金榜题名时;生女孩的谓之“女元红”,备之洞房花烛夜。黄酒在此时就开始表达孩子们的人生之路,日后也将刻印在入学、功名、成家、寿庆直至丧葬的历程中。此外,客家人的特性之一——好客之风也少不了黄酒来表现。从此意义而言,客家人的人生,也是黄酒的人生。因此,有人问我研究客家多年,觉得什么最能代表客家人的文化性格,我会把客家黄酒作为其中的一个答案。

客家是个迁徙的族群,也是愿意固守自己文化族群。对自己语言的坚持是其一,有古训“宁卖祖公厅、不卖祖公声”;黄酒也是其一,就连迁居海外的客家人也对黄酒始终保持着内心深处的眷恋。

上回参加印尼世客会,一位客家老人带我游遍了雅加达,我非常感激,回国后一直想送什么礼品给他,却苦思几天不知什么好。母亲指了指书房那两坛黄酒,我顿然开悟,即选了两瓶让朋友转带过去了。

由于酒的特殊性,二十多天后,几经周折,老人家收到了我的黄酒,并请他儿子给我发了电子邮件。老人在邮件上说:“赤稠的酒水如同玉液琼浆,入口醇香,那就是当年母亲酿造的味道。那么多年过去了,乡情似酒一样,越放越浓。”

是呀,要不我们客家人都说“乡情似酒情似金”呢!

相信总有一天,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黄酒将与红酒一样成为世界性的产品,客家文化也将远播海外,黄酒之于客家人生的文化意义会被更多人所理解。




[1]诗出自《庚辰岁人日作,时闻黄河已复北流,老臣旧数论此,今斯言乃验》,全诗为“老去仍栖隔海村,梦中时见作诗孙。天涯已惯逢人日,归路犹欣过鬼门。三策已应思贾让,孤忠终未赦虞翻。典衣剩买河源米,屈指新篘作上元。” “篘”为保护酒瓮的酒笼。


[2] “弄璋、弄瓦”典出《 诗经·小雅·斯干》:“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璋是好的玉石;瓦则是纺车上的零件。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