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

 
 
 

日志

 
 

瑶远山声:又一次腐败之行  

2011-08-20 22:1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去年的暑假尾,阿狼与狼王二人说久不出门,想找个地方呆呆,我刚好要进行赣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调查,于是三人跑到赣南三部的“三南”地区去了。

在龙南由我大姐接待腐败了一顿午餐后,我们向全南县进发了,瑶山村才是我们的目标。原本赣南几乎找不到瑶族了,瑶山村民是1948年从广东省始兴县迁徙到全南县陂头镇岐山村白芒坑、刁公坑等地逐步发展起来的,现有56户312人,辖有高围、白芒坑、新围三个村小组。这是整个江西省唯一的一个瑶村,也是距离河源最近的瑶族居住点。

本想找近路的,却由此误了时间。到达全南县陂头镇时,已近下班时间。匆匆与镇委书记见面后,书记安排了一个分管瑶山村工作的镇党委委员接待我们。委员姓容,一看就是位真正扎根基层的干部,很实在,三十四岁左右,没有官油气,他的坐骑是一辆在农村再也普通不过的嘉陵摩托。他本在县城住,本来今日周五要回家与家人团聚的,但因要接待我们就留下了,搞得我们很不好意思。我连忙表达歉意,但他很认真对我们说:市县领导都打了电话安排的,我们就一定负责接待好。我们一行三人偷偷感叹基层工作之不易,对容委员又多一份敬意。

晚餐就在镇政府对面的餐厅吃,看来是政府指定接待点。陂头与南雄交界,饮食习惯几乎一样,让我吃到了家乡的味道:笋果味。最带劲的就是笋果炒鸭杂,吃得我们满头大汗直叫一个爽。更让阿狼高兴的是一直到赣南最郁闷的问题解决了:因为近广东,有广东高啤酒花度数的啤酒喝。

餐厅与住宿结合,晚上我们就住在上面。三个让老板娘搬了一箱啤酒上来,将晚餐剩下的扣肉另加了两个菜在房间,边享受着乡镇的清静,边就着小酒大口吃肉,接着就是三人此起彼伏呼噜声了。

次日晨,早餐还是很丰盛。我们随着容委员上山了。据说以前没通路要走两小时才能到瑶山村,现在半小时就到了。

随着进山的路越来越陡,路上的风景也更加漂亮。在山口刚好看见一些村民在摘西瓜,本想买几个放车上的,但容委员在前面带路不好掉队了。

几个山回路转,在不断发现山林景色的惊喜下到达了瑶山村。

瑶族是广东的第一大少数民族,但其实大部分人对这个民族还是比较陌生的。原来生活在洞庭湖西边的“长沙蛮”、“武陵蛮”后来被其它民族特别是汉族的挤压而南迁、西迁,还有东迁的,分化又与各地其它民族融合,形成瑶族、畲族等。瑶族最重要的节日就是盘王节,现在韶关、清远的瑶族还保留这一传统,而清远连南县的盘王节每年都是人山人海。江西本来很少瑶族的记载,特别是赣南宋明以来多是畲族的记录。瑶族也分支系,如排瑶和过山瑶。瑶山村的就是过山瑶,他们本来是狞猎部落式的生活,后来慢慢选点定居。这支瑶族于1948年从韶关的始兴县迁来时也不是一下就全部定居下来的,而是不时有人回去又回来,直到现在瑶山村与原在始兴的瑶村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接待我们的王村长的夫人就是从那边娶过来的。

王村长年纪比我还小,他在村口迎接我们。我们在村口并没有看到原来想象中的瑶寨面貌,村口建筑与风光与普通的山村无异,进去之后发现一个小差别,那就是他们很少田地。村长告诉我们,原本村里的瑶民是不种地的,后来农业学大寨时开始有人种水稻,但是种不好,现在整个村上千人水田面积也不过几十亩而已。村民的生计除了出外打工,在家的还是靠山吃山,原来是打猎,现在少有猎打了就种竹、养野蜂、砍木头,现在政府正向他们推广杨梅新品种的种植。我们将整个村的建筑粗略浏览了下,还是没有发现我们想看的与其它本地汉族村落不一样的东西。

其实还是有不同的,容委员和他的同事昨天就向我们说了一些情况,如计划生育问题和其它政策的执行,在这个村不太好办。主要原因还是村里的教育水平不高,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都很少,很难用现代的政策观念和他们进行有效的沟通。如十七八岁结婚,不办准生证生孩子。政府发现了也不好找谁讲理去,讲不到几句也许就闹起来了。

为了了解下这个村的教育,我们到了村里的小学看了下。在其它汉族地区大并学校的背景下,这个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的学校显得非常特别。学校只有一个老师是因为在这个村任教的老师

 必须是会双语教学的——汉族和瑶语,村中只有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人胜任了这项工作。而只有一个学生是因为近些年由于出外打工的年青人多了,他们教会自己的孩子汉语,于是出镇上读书也不怕与汉人沟通有问题了,所以现在村中只剩下一个不会讲汉语的一年级学生,但学校还是得办下去。我当然理解民族政策的重要性,少数民族必须得到更多的照顾,但我不明白为何汉族地区就一定要不顾条件地撤并学校,多少山区的孩子要出山读书,特别是低年级的自理能力差,出现的问题可不都是经济上的。也许是懒政府的作法,否则我再也找不到解释的理由。

由此我们发现了瑶村与其它村落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还是讲瑶语,而不是客家话和普通话,生计模式也不太一样,其中养蜂就比较原始。他们找来大树将树干挖空,留一个小门,引野蜂进入,产的自然蜂蜜卖到了八十元一斤。家里经商的阿狼摇了摇头,低声说:万绿湖里面的野蜂蜜最贵也就四五十一斤。

实际上,瑶族的不同在后来的交谈与观察时间里还是发现了不少:他们的灶不是靠墙的;烧的柴也不会像我们一样砍断成规则条,而是一大根进去烧完为止;他们还不和周边的赣南客家人一样吃辣椒;前些年还没有所谓的茅坑和厕所,都是野外挖抗搞定等等。最关键是思维方式确实与我们不大一样, 这使得一般的客家人和其它汉人和难用汉族人的的道理和规举和他们沟通。

午餐是王村长亲自给我们做的,在饭桌上还谈了很多,给他自制的酒灌了一下之后,我也忘说什么了。

肚子腐败完了,我们也回去了。出了村走到车子前,最郁闷者为阿狼:他的爱车车门被小朋友写上了:5-3=2等算式,看我们只有2的份了。

想找个机会再回去看看,村里有好看的民俗“花棍舞”,还有王村长爷爷主持的十二月十五的打醮。。。。。。。

瑶远山声:又一次腐败之行 - 棹客行者 - 棹客行者

 瑶山村比较老的房子

瑶远山声:又一次腐败之行 - 棹客行者 - 棹客行者

 养蜂的大树头

瑶远山声:又一次腐败之行 - 棹客行者 - 棹客行者

 现在村小唯一在使用的教室

瑶远山声:又一次腐败之行 - 棹客行者 - 棹客行者

 小学全景,看得出以前还比较多学生

瑶远山声:又一次腐败之行 - 棹客行者 - 棹客行者

我们的午餐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