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

 
 
 

日志

 
 

乡吧佬、阿瞪呢、北劳  

2010-07-14 21:1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祠堂门口是个冬吹不到风又好晒太阳,夏天却晒不到太阳又很凉爽的地方,小时候村里的人在农闲时会在那坐着聊天。聊的内容很多,其中有一个笑话是会被重重复复提起的:城壁佬(城里人)很好面子,经常拿肥肉擦嘴然后到外面说自己常吃肉。还会谈起他们吃早饭不叫早饭,叫早餐。每每提到这些,我们都会大笑起来。

进城读书后,发现人家城里笑我们的东西还更多:白衬衣最上面的扣子也扣紧,穿西裤时也穿运动鞋,早餐大包子至少要吃三四个,理发就在街边两块钱搞定......城里人说着很难听的县城话(据说不是客家话,方言学者称其为韶州土语),其中有一个专门骂我们乡下同学的词:阿瞪呢(音),通常前面还会加一个“死”字,比骂乡吧佬带劲多了。后来我细细发现,喜用此词骂人的多数原来并不是县城人,而是比我们早点进城的人,基本上还是出生在乡下的呢。每当有人用此词称呼我时,我会感到很光荣:幸好没有成为城壁佬。

大学毕业后,我到广东最穷的地方(广东最穷的地方和中国最穷的地方差不多的)从事旅游扶贫工作,那里还很少外来人口。那里的人讲的也是客家话,但和我不能直接对话,我只好跟他们讲普通话。然而他们将所有说普通话的人都叫“北劳”。这个词我能理解其意,有在广州读中专的同学回来后告诉我们:你们很劳!就是象北方南下打工仔打工妹一样的。我问一个当地的导游:在你的印象中,“北劳”是什么样的。她回答我:很脏,在工地上做的那种。她看了我一眼后,马上又补充到:不是说你的,你不是北劳。呵,她回去还不见得想得通:我的老总也是说普通话的呀,怎么又不是北劳呢?

前天带儿子回他外婆家,从客家区到广府区,儿子最不明白的恐怕是不知道外婆家的人为何说完全不一样的话吧!平时也教儿子说普通话,怕语言太多把他搞得好乱,只要让家人跟他说普通话了。可大姨不愿意了,就要教他白话,不做“劳仔”。呵,我当然不会介意她这么说,但不明白为何她们有这样的意识呢?

有钱人看不起没钱人,没钱人也看不起没钱人,同时还看不起有钱人,呜呼,搞不清。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