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

 
 
 

日志

 
 

后世客时代的河源怎么办?  

2010-12-15 14:3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世客会的组织者和参与者,我和兄弟们为第23届世客会的举行忙了一年多了,为了就是华哥那句话:办史上最成功的世客会。就我个人对近几届世客会的观察比较,河源世客基本成功,但遗憾的是,所谓史上最成功的世客会还吐不出口。网上反映情况也相对冷淡,证明本应对河源产生深远影响的此次会议并没有给河源普通市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而在大家吵、大人跑、小孩闹的热烈气氛下进行的音乐会结束了世客会的那一段时间,我的心情落到了底处:完了,终于完了!回家睡觉!

    我们花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来举办这样一个开始那么令人期待的盛会,为了当然是河源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全面发展。不管世客会能否成为史上最成功的世客会,她对河源日后的整体发展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评估这样一种影响,并利用好这种影响,而不是用我们纳税人的钱办了一场让领导有面子的盛会之后鸟事也没有了。

    因此,我在此呼吁有心的、有智慧的河源网民们把你们的想法都写出来,本人也先抛玉引砖(抛一块假玉,引大家拍砖),先作文化篇,以示积极。期待民生篇、旅游篇、城建篇等等。

文化篇
    兄弟们一起喝酒时常有这样的笑谈:你是文化人吗?你才是文化人,你全家都是文化人。哈哈。不少人都在避讳文化二字,认为自己没有文化。这些笑谈放在这几年的河源发展上讨论,也好像有点门道。进入新世纪的河源经济开始发展起来,正在兴头时,华哥一来,提起了文化建设,河源不少人,包括有想法的公务员们顿时咯噔一下:经济还没上去了,玩文化?

    争议中,河源的文化建设获得了不小的进步(或许是以前太落后了吧)。世客会的申办和举办就是其中的集中体现。所以不妨从世客会的角度去展开后世客的河源文化建设。

     一、华丽幕布下的文化细节缺失
     世客会最眩眼的当然是开幕式,不但是有高规格的嘉宾赴会,还有一台集现代灯光舞美的表演。然而这华丽演出掩饰不了其中的文化内涵之缺失,除了与我们相距遥远的赵佗爷爷和表达尚可的万绿湖绿色之外,河源文化有什么?我们看不到,因为整个节目的策划和排演过程根本没有懂河源文化的人参与。

     我们表达不出是因为平时太少人研究了。早在两年前,本人在中国最大的学术期刊网上查找河源的文化研究文章,用N种方法找也没超过十篇。因而我们把希望放在了此次世客会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希望能有一批真正的研究成果出现。世客会准备得最充分的也是这一块,幸好邀请的学者中不少是学术态度严谨的,他们对河源的历史文化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得出了不少佳作,加上会务安排基本按学术规范进行,会议中学者们对河源表现出了强力的支持。研讨会倒可以说是在大陆召开的最学术化、最成功的一次,但仍然有两点比较大的缺憾:

      一是赵佗所率之一是客家先民之说基本被学者否定。这本来就是华哥的命题作文,而这命题先天不良,首先他不明白罗香林等学者们为何不会将客家先民南迁的时间放在秦代,因为秦代根本就没有形成汉族,哪来的中原汉民?中原文化的中心说让我们很想建构一个岭南的文化始祖,而这始祖一定也是客家的始祖,他就是赵佗,他是从龙川走出去的。然而,我们没有考虑到,客家本来虽本来就是一个建构起来的文化体系,但他是有建构的历史基础的,这个基础是唐宋以来的赣闽粤三地的开发。中国人也是一个近代建构起来的国人概念,其建构的基础是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近代我们成功地尊炎黄二帝为中华始祖,但这是有当时强烈的历史条件的。而后来的所谓文化始祖的建构都是失败的,包括梅州有人把程旻想塑造为梅州客家人文始祖一样,只是塑造地的人说说而已,成不了被大众认同的文化共识。华哥的这一命题只有一帮从来不做客家研究的老人家在做、在说,这些成果却又是上不了学术的台面的。但“客家古邑”之提法确实是高明的,也被所有学者认可的,只是学者更注重其在客家的历史过程与内涵所在。

      第二个更让关心河源文化的人感到遗憾的是尽管河源提交了近十篇文章参与研讨,但除了河职院提交的两三篇在格式上还像论文之外,其它均不能称之为论文,倒是几位河源民间学者写的河源历史文化调查对河源文化建设有真正价值。日后怎么办?我们还是靠别的地方的学者来研究河源?当然这是必须的,但我们自己没有研究机构和人员会让河源的文化建设一直处于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

参观考察也是向世人展示河源的一种重要方式。此次去佗城所看如下:

      一进佗城见一条光亮的水泥路(与文化无关,这路才方便佗城人民生活),到了修复的城门一看,粗糙的青砖墙总算将古城龙川的北门建了起来,一条现代化的桥梁跨过刚挖的护城河,河上的城墙是现代护土墙的装修风格,向世人展示了传统与现代的结合。好看的古城龙川北门城门上挂的牌子竟然是“佗城”二字,佗城是min国晚期才用起的名字。越王庙换了大个的赵佗相,而门前也摆上了崭新的fo教天王神像,不知传统时代是否就这样。越王井周边本来还有点古样,然现已旧貌换新颜。广东唯一保存下来的清代考棚修复好了,地面上也铺上了厚厚的水泥地板,这样上百年也不会被人踩坏。最让我难过的是考棚原来有两棵百年白玉兰,长得甚或是茂盛,然不知被哪个天杀的砍去了枝,只剩光杆两条,伤树之余还被人误以为我们又造绿色泡沫。

       林寨的情况似乎好点,但也够揪心的了。林寨围屋(当地人叫四角楼)本是田心围,即是在田中间建的,这不但是其本来面貌,摄友们也非常喜欢,特别是稻黄时。但不知哪请来的旅游专家(这才是真正专门骗大家的)做的规划,竟然在其中挖塘并形成水系,一座具有园林风格的现代化小桥已经落成。

       苏家围新建游客中心好象比前面的好点,但与苏围整体仍然很不协调。

       唉!有多少文化被无知的风雨吹打去!有多少文化以文化的名义做得没有文化!

       还有车上的导游们,讲起文化竟有不少错缪之处,一问说是市旅游局请客家文化专家讲的。比如说大多数导游都说我们河源的客家话不是正宗的,梅县的才是;又比如说越王庙是清代修建的,已经有六百年历史了(这个可能是导游个人素质问题)。

      文化的外围宣传最上档的也就凤凰《文化大观园》了,,其它节目就更不值一提了。然而〈大观园〉里面竟然也是缪说不少,王鲁湘在苏家围的发现在本人前面的贴子里已经讲过了,陪同王在拍片的人好象是是市里请来的“专家”,也是胡说八道。这应是我看过的《文化大观园》质量最差的一期了,这似乎都是王鲁湘之过,但同时也是我们之过,因为我们自己没有真正懂河源文化的人,也没找对懂客家文化的人陪王大师。

      通过这些世客会所观察的细节我们可以看到河源文化建设的落后程度。河源那些大叫做大文化产业的人知不知道如果我们自己有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文化产业。

       文化其实是很实在的,河源的文化丰富多彩是客观的,她本不叫客家,更不叫赵佗,客家和赵佗都只是河源文化的现代标签,而作为标签后者更是可有可无。可我们现在有什么,没有人能体系地说清楚,更谈不上继承、开发。
二、后世客的河源文化

       批评者总是很爽的,特别是网上的批评者,因为不用负责,也不用体谅做事的人,所以网上只批不立的文章占绝大数。本来我也想这样不负责的,然我不但是批评者,还是参与者,因此我想说一些想法,这些想法和我们的文化研究一样,仍是肤浅的,但好过没有。

       作为一个建市才二十多年的行政体,河源一直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化品牌和文化精神,我们现在有了开始,然这个过程是漫长的。

       一是政府继续重视文化建设,这也是大势所趋。世客会结束了,华哥总有一天也会走的,河源搞文化的人不知是否有迷茫。然而河源的文化总是发展的,一个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协调发展已经成为发展理论与实践际的共识,河源本来就短腿走路,文化再滞后则步步落后,当国家对地区发展的评估体系改变时,我们河源会又会成为副班长吗?

       二是继续唤醒大众的文化自觉,培养河源人的文化自豪感。不少人还在问文化有什么作用,最简单的一条就是关乎百姓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文化建设(指的是对本地文化传承的继承和发扬,而非很多官方提的大而空的文化)其实事关大众,只有大家真正重视文化、关心文化,整个地区的素养才能有较大的提高,才能获得一种对河源的文化认同,同时有强烈的文化自豪感。东江一舟、阿天哥等兄弟们做的正是这样的事,我们要支持这群人,无论他们是为自乐还是有更大目标,文化本来就是自乐的事。

       三是文化研究机构和研究团队的建设。如今我们好象有两个文化研究机构了:河职院客家研究所和河源市客家古邑文化研究会。但前者不是常设机构,也没有一个专门从事文化研究的人。后者为世客会而生,如果没有内行的人参与或领导的话,也为因世客会过去而亡。河源文化体系(不管他叫不叫客家)的建构需要的研究团队哪来?筑巢引凤!尽管河职院某高层几年前就说过河职院是个应用型的大专,设立研究单位不合适。但本人觉得很合适,有好的研究单位本来就是提升学校办学口味的途径,也是应用技术的基础需要,更是河源文化发展的需要,河源职承担这个任务是现在看来比较合适的,有人才团队后五年左右的时间将其建成为省市共建的文化研究中心是可能的。研究人员可招兵嘛,河源的城市条件还是不错的,也不要忌讳外地人来研究河源,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的研究人员绝大多数不是梅州人。

       四是日报的文化版和《客家古邑》电子杂志和电视台的客家文化节目要继续办下去,并办出真正的特色。

      其它什么保护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河源优秀文化等通稿类的话就不谈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世客会之后,河源的文化建设一定要继续,而且更要加大人力财力物力的投入,这种投入的回报率并不在前面,而是为河源的未来。

       当某一天河源更多人乐于精神生活,而不是麻将和洗澡,我们的城市品味和百姓的幸福感自然就上去了,这就是我们期待的河源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