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

 
 
 

日志

 
 

理解我们自己的和别人的信仰  

2008-04-12 01: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每逢初一、十五就会被奶奶领着去给“社官”(客家人的土地神,亦称伯公)上香,后来不去了,因为加入了少先队,老师说不能参加封建迷信。

进入研究生学习后,我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入了民间信仰的世界,我才发现,民间信仰几乎是无处不在。我们老是赞叹藏民对宗教的虔诚,其实我们身边就有这样虔诚的人。在参加过赣南客家地区的几次庙会后,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在这里我看到了很多村子的村民带着干粮步行几天就是为了庙会这一天给自己的神上上香,我看到了一间不足200平米的小庙在七天之内挤进了20多万人朝觐的信徒。

民间信仰带给了我们什么?从我上次清明的调查说起。我们村的人一直有这样一些疑问:我们村的七月初七(不是七夕意义上的七月七,我们村的七月七大过年)这个节日是怎么来的,为何周边其它村的人不过此节,为何以前我们能舞起广东最长的九十九节长龙,而现在不行了?带着这些问题,我的调查从村里的一间早已毁坏的一间小庙开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小庙是康王庙,供奉的是康王,很可能由哪一支宗族带来或外出做生意的人带回来的最后成为全本共同信仰的一个神灵。七月初七就是全村人敬奉康王的日子,那天康王神象巡游全村,随行的有九十九节长龙、若干九节长龙、十八头狮子、八台故事(广东有些地方也叫飘色)和各式动物象的舞动品,游行队伍长达一里多。平静的山村至少要狂欢三天,四十年代末后停止。有文化和旅游敏感性的人都知道,这个庙会如果保持到现在,绝对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极品的旅游资源。老人们回忆说,村里人以前很团结,周边的人不敢惹我们,现在不行了,村里人散得连一只小龙都难舞起来了。庙毁会亡龙散人心更散。

民间信仰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丰富的民俗,而是一种精神的凝聚,还是一种对村民日常行为的约束,更是乡村社会稳定和发展的源动力。

中国(我不知道外国的情况)的官员历来都有两套话语体系,一边说着作为官员不由心的“官话”,一边做着作为一个人该做的事,对其思想真正有点约束力的就是信仰了,而这信仰多半以上是民间信仰,就如小时候奶奶告诉我社官让我们不能做什么,很多事情到现在我也不敢做,真怕:比如在社官面前拉尿。

走遍客家地区,民间信仰之风最盛的却是红色熏染了近百年的赣南,可见民间信仰的生命力。历朝历代政府对民间信仰的控制都是十分重视的,强龙不压地头蛇,历次农民起义又均与民间信仰有关。可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以高姿态的大汉族(或大蒙、大满族)主义面对,每个朝代都被民间信仰纽带下的起义组织所灭,没有一个人接受他的思想被压迫,哪怕是顺民,只是表不表现出来而已。

政府对待民间信仰问题的简单化和粗暴化使得我们总是怀凝某些官员的智慧,民间信仰的问题肯定是纷繁复杂的,但我们扪心自问:真正理解自己和别人的信仰吗,正尊重了自己和别人的信仰吗?

我不清楚xz问题,维持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大国的稳定不容易,我们不但要有反zd的决心和武力,是否还要考虑下对“小传统”、“小文化”和“小信仰”的政策的调整?多点智慧,多点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